新闻是有分量的

江淮汽车董事长安进:最困难的日子已过去

2019-10-24 08:54栏目:汽车

在净利润持续两年下跌之后,备受争议的(600418.SH)终于在今年三季度交出了一份逆势上扬的成绩单。

近日,江淮汽车发布2019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,预计其前三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.24亿,同比增长%。江淮方面表示,该公司通过产品结构调整及成本管控,提升了盈利能力,主营业务毛利增加7.8亿元。此外,其投资收益也较去年增加7700万元。

不过,资本市场对此似乎并不“感冒”,股价没有明显提振。上周五收盘价为5.15元/股,下跌1.53%。从去年8月开始,江淮汽车股价一直在5元左右波动,今年4月短暂冲高到8元之后,又一路阴跌至目前的5元区间。

股价下跌背后有股市波动原因,而业内更多将其归结于江淮汽车一路下滑的销量和业绩。2016年,江淮汽车的销量攀高达到64.3万辆,但在2017年,江淮汽车销量下降超过20%,仅为51万辆,2018年再度缩水至46.2万辆。

伴随销量下滑,江淮2017年净利润同比下降62.83%,仅有4.32亿元;2018年更是亏损7.86亿元,同比下降282%,创下继2010年以来最差的业绩。

业内将江淮业绩下滑的矛头直接对准掌门人安进,这个在江淮服役已经44年的老江淮人,掌管江淮8年,曾创下了,又走入困顿。

业绩下滑谁之过

“江淮的困难并非偶然,而是多方面因素综合所致,其中最重要的是外界环境的变化和江淮本身业务结构产生冲突。”安进近日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称,江淮汽车至今已有55年历史,但以轻卡起家并逐渐发展至全品类商用车和底盘的江淮汽车,在乘用车领域起步较晚,加之外部资源的匮乏,基础本就十分薄弱。

江淮汽车董事长安进:最困难的日子已过去

从2年江淮汽车介入乘用车市场开始,国内乘用车市场处于高速发展的快车道,这让江淮有机会搭上增长的列车,从而获得惯性的增量,但由于质量等问题,江淮轿车产品在被央视3·15晚会曝光之后,销量迅速开始下滑。

彼时,虽然轿车受到冲击,但国内SUV市场快速崛起,江淮由抓住机会上马小型SUV,所以在2014~2017年间再度获得高速增长。然而,仅依赖外部机会显然不够。“虽然江淮前些年有几波发展的行情,但乘用车业务还不是很强,在品牌和价格这两个因素上处于劣势,这种劣势恰逢中国车市下滑,市场需求萎缩和行业产能过剩矛盾冲突,因此不可避免地出现业绩下滑。” 安进反思了江淮在乘用车领域的困局。

“别人都在做平台,但我们还只是在造‘车’。”安进说,在别的企业通过平台化来降低成本、提升市场效率的背景之下,江淮在乘用车市场上仍然是通过单一产品来取胜的模式,抗风险能力自然较低。

平台化是江淮在乘用车市场上突围的重要方式,希望未来所有的车型平台都能实现传统能源和纯电的兼容,而在细分市场方面,会更加专注于A级或者A+级车市场。安进谈到,江淮一定要坚定不移地去转型,包括三个方面:首先,在能源方式上,从传统能源向新能源转型;其次是在产销比例上,要加快国际化转型;第三,在合作模式上,要加快从封闭的自我到开放合作的转型。

与蔚来、大众能否共赢

与蔚来、大众的合作,站在安进以及江淮的角度,是从封闭走向开放的开始。

但是,业界在质疑蔚来的同时,也对江淮充满质疑。有观点认为江淮沦为蔚来的代工厂,是“堕落”的开始。“外界有很多声音很正常,但我们一直没有迷失方向。”安进对记者谈道,与蔚来的合作项目,虽然江淮更多的是作为一个生产制造的承担者,但江淮蔚来的生产线是国内第一条制造全铝车身的生产线,一方面说明江淮多年的生产制造经验是有深厚积淀的,同时江淮在制造过程中的经验以及学习的标准流程,也可以为自身所用,提升江淮的制造体系和能力。

也有人质疑与大众在新能源领域的合作,开花结果太慢。对此,安进称,在2017年协议签署后,江淮大众的首款车型思皓在今年9月面世,也就两年的时间,这样的节奏已算不错。“大众此前也没有成熟的电动车,也不能说与大众合作,人家把产品拿来,我们就像下饺子一样推出产品。” 他称,江淮和大众会在未来一起研发产品,目前由双方合资建立的江淮大众研发中心已经落地合肥,明年将启用。在安进看来,通过对外合作,江淮的收获是“知道自己不知道”,而接下来要做的是“减少自己不知道的东西”。

要坐十年冷板凳?

安进想要谋划的是更长远的东西,是未来发展的方向。然而,作为一家上市公司,江淮如何平衡短期效益和长远发展?尤其是在当下销量和现金流大幅下滑,乘用车短期内快速翻身不太容易,而着力发展的新能源汽车又随着补贴退坡而断崖式下降的大背景下。